千亿元早教市场杂草丛生:师资来源杂 课程多噱头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4-15 浏览次数:

  孟女士说:“至少我带的上一届大班里,八成以上的孩子都有过在外面机构里上课的经历,学拼音、学数学是两大‘主课’,报这两个班的孩子最多,其次是学画画。许多孩子进小学的识字量就早已超过了小学一年级的大纲要求。”

  2017年开始使用的统编一年级语文教材中,识字量已从原来沪教版的400字减少到300字,写字表也只列了100个字。不少家长对此颇感焦虑,小学生入学前应该识多少字为宜?“零起点”的孩子会不会追赶不上别人家的孩子?在近日由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中心、《中文自修》等举办的上海市小学生“美丽汉字小达人”大赛上,这些也成为专家热议的线名小学生和家长的调查,近四分之一的孩子在入学前认识的汉字就已经超过了1600个,而整个小学阶段要求的识字量也只不过2500个字;另有超过六成的家长认为,现在读的课本中汉字教学量“偏少了,需要自己学更多”。华东师大中文系副教授赵志伟认为,学习汉字要扎扎实实地一步步来,写字、认字、查字典、积累词汇,一步都不能漏,不能还没站直就要走,还不会走就要跑。根据2018年《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》,二年级的小学生只需“认识常用汉字1600个左右,其中800个左右会写”。针对不少家长盲目要求孩子在入学前大量识字的问题,华东师大附属小学江远沁老师说:“不需要过度关注学龄前孩子的识字量,家长们要遵循识字规律,注重培养孩子热爱阅读的习惯。”

  青浦区实验小学校长徐峰说,幼升小重要的不是知识的储备,而是心理上的准备,也包括作息时间的调整与适应,还有就是语言表达能力。实践证明,在课堂上愿意表达自己想法的孩子,学习能力普遍比较强,而这个表达能力是需要从幼儿抓起的,这比识多少字、会多少算术题都重要。

  据统计,2015年时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就达500亿元,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行,预估到2020年全国早教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。然而,这个庞大的市场却也是杂草丛生。“审批易搞定、师资来源杂、课程多噱头”,这是坊间对目前一些早教机构的评价。对于早教培训机构,目前尚未规定谁来审批,基本上是通过市场监管部门注册,而不是教育部门审批,导致这类机构的师资水平、课程设置、教学质量存在着“多头管理”或无人管理的状况。有些早教机构设置的婴儿感觉统合训练、幼儿球类训练等,其师资配备、课程内容等,还要涉及卫生、体育等领域,不是教育一家职能部门能够管辖的。对此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提出,有必要建立早教机构培训服务的专业认证体系,并引入第三方机构进行认证,这将便于消费者理性选择。

  再看课程内容。本市一家早教机构开设了0至2岁半孩子的口语课,宣称“启蒙口语,培养倾听习惯”。其实,幼教专家认为,襁褓中的婴儿主要的倾听对象应该是自己的父母和亲人,而不是来自于“集体性训练”,倾听的过程也是一个亲子的过程,这对孩子亲近母语十分有利。让别人来给还咬着奶嘴的宝宝“启蒙”听和说,这是很荒谬的事。

  这个寒假也是机构“幼升小辅导”的旺季。比如,有一家机构传授的内容就包括了近五年民办小学招生“实战题大全”、面谈技巧模拟训练、如何择校,以及“牛娃”是怎么养成的等。这些所谓的“应试”技巧,实则与教育部门倡导的就近入学、小学“零起点”教育背道而驰。

  早教的年龄越来越小?还离不开奶瓶的孩子要去报班上课?刚刚牙牙学语的孩子要学双语?笔还握不住的孩子已开始学绘画?3岁的孩子也已开始学“经济学”?甚至幼升小都要反复“刷题”?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,特别是在眼下的寒假里,与其说是家长有些疯狂,莫如说是培训机构的忽悠本领实在太大。

  我国目前约有1.13亿名0至6岁孩童。为他们提供科学的保育和教育,是亿万家庭的期盼和需要。

  去年11月发布的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提出,办好学前教育、实现幼有所育,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,是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重大民生工程,关系亿万儿童健康成长,关系社会和谐稳定,关系党和国家事业未来。

  所谓上千亿元的早教市场,不得不承认其中有相当多的刚需成分,但更肩负着公益责任。建立幼有所育的服务体系,就必须进一步发挥政府作用,保障服务体系主管有部门、发展有方向、政策有支持、监管有标准、服务有质量。

  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,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。这个道理,所有的早教机构都没有置之不理的理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